深圳市金侣软件开发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孙正义在中国的关系也可能是把双刃剑

孙正义在中国的关系也可能是把双刃剑

作者:admin 时间:2018-05-14 浏览:人次

  这种自我否定很少见,并且大笔投资带来的广泛影响已经开始浮现。愿景基金加剧了现有的趋势,即用大笔投资来推高创业公司的估值。这反过来又加强了高估值公司长期避开公共市场的趋势。有些创始人甚至还谈到“在软银市场上市”。
 
  这也给那些在现有行业中大力投资新兴企业的投资者带来了破坏(见图3)。基金的影响力和分量已经引起美国私募股权和风投资本老板的强烈不满。愿景基金之后的三大增长基金加起来才120亿美元。
 
  软银愿景基金和其它基金体量比较软银愿景基金和其它基金体量比较
 
  作为回应,硅谷的投资公司正试图筹集资金,比如红杉资本,正在发起一个新的80亿美元全球增长基金。他们中的一些还警告创业公司不要接受沙特阿拉伯的投资。但是很少有创业家能够拒绝这种大笔资金的诱惑。正如人们所说,不是所有钱都来自一流的洛克菲勒基金会。
 
  因此,愿景基金正有点偏离硅谷。资金来自一些更遥远的地方。愿景基金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现金来自美国、日本和台湾的企业;60%来自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而且其资金的去处也是流向那些资金较为短缺的地方。受益的应该是欧洲,因为大部分资金都流向美国和中国的创业公司,欧洲往往被忽视。当投入巨额资金时,比如1亿美元至50亿美元之间,实现这种分销更为困难。在投资50亿美元的情况下,500亿美元都不够基金退出;真要退出的话,它将需要1000亿美元或更多,而这样的结果非常罕见。也许,由于投资组合更倾向于后期投资那些经过验证的企业,虽然投资失败的次数会减少,但超出预期的大回报也不会多。然而,愿景基金也有很多早期投资,比如Improbable或Plenty。它可能会需要Uber、滴滴或ARM这样的公司,来使基金最后的价值能超过5000亿美元,从而满足孙正义对成功的定义。
 
  愿景基金和软银之间关系的复杂性是另一个潜在的危机。尽管利益一致,两个组织的股东可能在哪家公司往哪个方向发展存在分歧。也许,孙正义也把排面铺太大。他更倾向于看到积极面。这使得他对密切参与所有愿景基金的投资有一种不太现实的态度。他也许是唯一一个真正了解AI、卫星、数据等谜团的人。
 
  未增强的现实
 
  孙正义也许在影响创始人和找到协同效应方面也会遇到困难。基金在投资公司中所占的股份一般在30%以下,因此能够迫使首席执行官执行他们认为无意义的交易或联盟的正式杠杆就很少。而且,也许他看到的是长期发展,和前沿技术的进步,但其他投资人可能更在乎短期收益。
 
  即便成功也会很复杂。随着一些公司发展越来越好,更具优势,监管机构也会警惕起来。在打车领域,这也是基金的投资组合中最大一部分,反垄断监管机构已经注意到这一块。当Grab与Uber合并时,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的监管机构都震惊了,因为随着Uber的逐渐退出,Grab几乎成了市场垄断者。
 
  孙正义在中国的关系也可能是把双刃剑。这些关系可以让试图进入中国当地市场的公司收益。但随着美中之间的摩擦加剧,这些关系也引起了美国的关注。比如说,软银收购Uber股份的审查意味着米斯拉还没加入该公司的董事会席位。
 
  至于愿景基金对创业公司的广泛影响,最具争议性的问题是,注入过多资金是否会导致缺乏管理。创业公司越来越多因为消化不良而非资金枯竭失败。太多的资金可能会带来不切实际的期望,和资金浪费、低效率以及懒散。一直提醒注意泡沫的Gurley指出,前200家私有科技公司的资金消耗率大概是1999年时的五倍,而愿景基金正在推动这一风险。
 
  孙正义给出如此慷慨投资的目的是确保创始人可以专注于他们的业务,而不是一再花时间准备下一轮融资。“钱多也有坏处,”他说。但是,显然,对于较小公司来说,一旦他们获得资金,就会优先于竞争对少。拥有大量资本本身就是一种优势。Trinity Ventures的Patricia Nakache称,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对其他对手来说仿佛“难以企及”。
 
  也有些创始人拒绝了孙正义的投资。其中一人就是David Rosenberg,他于2004年在纽约成立了一家室内垂直农业创企AeroFarms。公司发展良好,经营着9个室内农场,利用其已获专利的气培系统来种植各种作物。当Rosenberg发现愿景基金的最小投资规模也有1亿美元时,他断然拒绝。“我不认为在这个阶段我们需要这样一大笔钱,”他说。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http://szjlrj.com/a/gongsixinwen/20180514/162.html 上一篇:上一篇:可能需要56位乃至更多量子比特才能实现量子霸权
下一篇:下一篇:快应用也会帮助及刻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使用体验